华媒:新西兰流动人口过多 频繁搬家苦了孩子

图片 1

他说,“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是一颗定时炸弹。他们相对容易学坏,走上犯罪,等待他们的只有刑事司法系统,这种代价太高了。”

陶朗加的管理者们无意与英美等热门留学目的地一较高下,陶朗加教育部的市场经理Ann
Yang认为,只要文化存在差异,就有更多交流的可能性,国际学生就能从中收获价值。

她提到,那些因搬家而感到不安的人往往是沉默寡言的孩子。“他们的家庭经常搬来搬去,没有安定下来。这些孩子的年龄还小,并没有达到家长的期望。这对他们的学习和成长都会造成影响。”

这座城市坐落在新西兰北岛丰盛湾地区,尽管土地面积(168平方公里)和人口规模(12万人)都无法和奥克兰相提并论,但依靠港口优势,近几年一跃成为新西兰发展最快的城市。经济增长速度和房价涨幅远超邻居奥克兰。

在Kohukohu学校里,大约40%的学生都是流动性的。该校每年大约有50名学生是常住的,而有20人是新来的或者要走的。

学校们对不同文化的包容性也不止是嘴上说说。陶朗加中学(Tauranga
Intermediate
School)在16年前就开设中文课程。“中国可能是未来非常重要的国家,我认为学生们需要学习中文为以后做准备。”尽管该校只有30名国际学生,占总人数的2.3%,但陶朗加中学国际部总监Annemieke
Hart认为,父母们并不用过分担心融入上的问题。一些学校还会征集本地学生成为国际生们的“Kiwi
Buddy”,结成互帮互助的伙伴。

奥克兰反贫困(Auckland Action Against
Poverty)协调员说,这些数字显示了住房危机的负面影响。他认为,私人住房市场无法提供安全的租户,因此政府有责任大规模建设公屋。“政府对公屋项目的资金不足导致了这种情况,现在新西兰超过10万人处于不稳定的住房环境中。”

“留学生来到陶朗加,或许是因为良好的空气、安全的学习与生活环境,但或许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只关注考试,而希望去了解每个学生真生热爱什么和他们擅长什么,并在具体领域给予针对性指导。有些学生可能对学术不感兴趣,却十分热爱园艺,他们能在陶朗加的学校得到鼓励。”另外,与英美不同,新西兰的中学体系都以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为主。无论是政策支持,还是费用,对家庭选择也有吸引力。以陶朗加中学为例,国际生一年教育费用约为1.2万新元,短期课程按周算,每周仅400新元。

Pacheco说,这项研究旨在了解流动人口的规模。“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得出新西兰‘脆弱的流动人口’数量。我们从以往的研究中得知,这些人口往往会搬到贫穷落后的地区,导致他们不能获得好的教育和医疗保健。”另外,他们当中的罪犯比例相对较高,25%的人有诉讼案件,20%的人被判有罪。

来陶朗加的留学生数量也印证小城吸引力。Ann从事国际教育已有18年了,刚开始着手这项工作时,陶朗加只有858名国际学生。去年,仅寒暑假的短期交流项目就有600名国际学生。目前,陶朗加共有2750名国际生,他们主要来自中国、韩国、日本、德国等。不过,学校们也在控制国际生的数量。“我们并不希望有太多留学生,这也是为了保证每个孩子都得到好的资源。”Green
Park 学校的国际负责人Lynne Mossop评论到。

2月8日电
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刊发文章称,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新西兰的流动人口大约占总人口5.6%,相当于整个陶朗加城市的人口。对此,有专家称,频繁的搬家会对孩子造成负面影响,导致儿童缺乏可持续发展的机会。

廖丽琼的三个孩子都已长大,最小的一个即将从大学毕业。“他自己选择两个学位,应该是我们家大学读得最长的人。我从来没要求他们成为人中龙凤,只要有人性,能对社会做贡献就好。”

奥克兰男子Thomas称,过去3年以来,他就搬了超过9次家。由于与房东或其他租户意见不合,包括大声喧闹的聚会、暴力等,他不停地在搬家。但由于房租太贵,他负担不起个人租房。

作为新西兰发展最快的城市,陶朗加的小城规模倒成为优势和卖点。

文章摘编如下:

而在新西兰快要成为宗教信仰的橄榄球也成为陶朗加标榜自己的教育特色。Hart鼓励孩子们去到户外,参加橄榄球队的训练。她认为,国际生应该抓住海外学习的机会,不仅要埋头学习,还要融入环境和了解文化。“你可以和朋友们打成一片,至少开始说英语了。”现任丰盛湾橄榄球联合会的首席执行官Mike
Rogers曾是一名职业橄榄球运动员,他认为:“橄榄球其实不仅仅是一项运动,实际上它也在传达和教授一些价值观。比如你要怎么团队合作、讲规则、努力以及有决心。这难道不更有教育意义嘛?”

其校长Cecilia
Gray说,这些家庭搬家的主要原因是住房和就业。“流动的学生很难在学习中获得动力,当老师开始熟悉学生,让他们取得更多进步时,学生却要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