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务员体检请学学奥委会的性别体检

 

今年参加公务员(微博)考试体检时,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微博)的一位大四女生遇到了尴尬——她被要求填写自己的月经初潮时间和月经周期。

  11月26日上午,湖北武汉10余名大学生在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门前玩起了“快闪”,诉求主题是反对现行女性公务员[微博]录用体检标准。据活动组织者介绍,目前通行的女性公务员录用体检中,包括“妇科检查”这一项,该项目要求女性不仅要接受阴道窥器检测,还要回答月经初潮年龄、周期、出血量、持续时间等等。“我们认为,这些入职体检项目与能否胜任公务员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涉嫌侵犯了公民的个人隐私,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快闪’这种诉求表达方式,提醒有关部门破除公务员妇检门。”

她表示很难接受这样的询问。“我觉得没有必要知道一个人的月经周期,这跟工作有什么关系呢?难道1号来月经的人比10号来月经的人更有能力?”

  女性公务员体检是一个老话题,尽管女性在年年抗议,但并没能取消这项检查。无论从求职者的角度还是局外人的角度看,这类检查至少是过度,甚至比目前的过度诊疗还要严重,它在某种程度上侵犯了人格和隐私。

“我觉得挺不舒服。”她对记者回忆起这次体检经历,认为自己的隐私受到了侵犯。当时,医生对她进行了很细的妇科检查,这让她感到“很恶心也很疼”。她说,入职体检应该检查与岗位工作有关的内容,无关的检查应该简化,自己又不是求医的病人。但据了解,很多同学求职时是“人家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觉得它里面有什么问题”。

  是否进行妇科检查,取决于这项体检与求职者胜任工作有无关系。然而,妇科检查的重点为性病、恶性肿瘤等,但正常的工作接触不会导致性病和肿瘤的传播,也不不影响公务员正常履行岗位职责。而坚持这一项目的检查甚至超过了婚检和孕检,这便首先侵犯了求职者的隐私。

我国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将心脏病、血液病、结核病等患者列为不合格对象,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艾滋病等患者也在此列。在《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试行)》中,则规定妇科检查的病史搜集包括月经史,“主要询问月经初潮年龄、周期、出血量、持续时间、末次月经时间,有无痛经,白带性状”等。

  侵犯隐私显然是文明社会的一大致命伤,因为菲希特说过,一切权利的本质为人格,国家最先及最高的义务,便是保障国民的人格———这是国家最神圣的义务,与保障人民生命的义务毫无二致。显然,菲希特是把人格放到第一位而把生命放到第二位的。即便按现代人把生命放在第一位,人格或尊严放在第二位的做法,轻易让人格受到羞辱也是不足取的。但羞辱人格通过体检而借尸还魂令人担心。

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负责人杨占青表示,对男、女生殖器的检查,尤其是现行的过于细致的妇科检查与公务员工作没有直接关系。他说,按照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妇科检查的重点检查疾病为性病、恶性肿瘤等。但正常的工作接触不会导致性病的扩散,而且多数性病不影响公务员正常履职,即使是性病中后果较为严重的一种——梅毒,也可通过血液检测发现。

  如果说妇科检查与公务员担担的工作和职责有关,检查当然没有问题,但即便如此,也需要人性化和被检方的同意。然而,在这件事上,目前的做法是并不人性化和“检你没商量”。这无疑是既不尊重人格,又显示了公权对私权的强制性侵犯。

3月19日,这家机构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家公务员局寄送了同一封建议信,建议研究此类检查的必要性,评估其价值,最好取消公务员考试体检中与履职没有直接关系的妇科检查项目。